苏小李子

陵越师弟.特别篇

开了比较清奇的脑洞...

OOC有,甚...

===============================================

当陵越掌门遇上陵越小师弟(上)

故事发生在一个月色明亮美好的夜晚,百里屠苏背着在花灯会上玩累了睡着的陵越小师弟步行回客栈,在半路突遇一阵邪风,只见黑云蔽月,待黑云散去之后,百里屠苏发现背上的陵越小师弟不见了。

陵越掌门在处理完了这位师弟跟那位师兄的冲突,这位师弟跟那位师弟的争执,这位师兄跟那位师弟的大大小小等一系列的琐事回到房中已经是月上中天了。

把门关上点亮了灯盏,朴一转身就看到了穿着天墉道袍看样子应该是新入门的小弟子正躺在自己的床上呼呼大睡,估摸是小弟子不认路走错房了,陵越掌门无奈一叹,今天又是劳累的一天,将小弟子抱起准备将人送回弟子房的时候,陵越掌门冷不防的看到那张跟自己小时候如出一辙的脸,瞬间呆住了。

思索片刻,陵越掌门将人放回床上,运用灵力往小弟子身上一探,却发现一切正常,并没有任何妖力,他伸手戳了戳小弟子肉鼓鼓的脸颊,手感还不错,不对,关注重点!小弟子脸上的触感感觉上也不像是易容的,陵越掌门陷入了沉思,这一沉思就在床边沉思了一夜。

生理钟准时的敲响,陵越掌门睁开了眼,自己昨晚竟趴在床边睡着了而一旁的小弟子则抱着他的被子睡得香甜,陵越掌门干脆起身洗漱。

待他洗漱完毕回到房间,小弟子已经起来了,此刻正坐在床边睡眼惺忪半眯着眼睛朝他伸出了手,软软的声音带着撒娇,“师兄,抱。”

自己小时候撒娇是这般模样?陵越看着包子脸走神了。

陵越小师弟见自己伸了半天的手得不到回应,勉强的打起精神,睁大了眼睛,看到的却不是自家的师兄,而是穿着跟掌教真人差不多款式的衣服的男子,一瞬间就清醒了,不由得惊呼出来,“你是谁?!”

回过神来的陵越掌门看着小弟子一脸防备的看着自己,不知为何有些心塞,但事情还是要弄清楚的,“我乃天墉城第十二代掌门人,陵越,你又是谁?”

师兄说,遇事莫要慌乱,要冷静思考,方能得以解决,陵越小师弟上下打量了陵越掌门几眼,从床上爬了下来,挺直背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是天墉城的弟子,陵越。”

......秋风过,落叶飘,怪事年年有,天墉特别多。

“我有个师弟叫百里屠苏。”陵越掌门说。

“我师兄叫百里屠苏,我的师尊是紫胤真人,天墉城的执剑长老。”陵越小师弟说。

“我有个师妹叫芙蕖。”陵越掌门说。

“我师姐是芙蕖,还有陵端二师兄。”陵越小师弟说。

“屠苏师弟是我一手带大的。”陵越掌门说。

“我是被屠苏师兄带大的。”陵越小师弟说。

对话戈然而止,陵越掌门不知为何心中突然泛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微妙到无法形容。

“曾经在师尊的藏书阁中翻阅过一本怪谈异志录,书中曾经记载过除了自己本身存在外,还存在着另外一个时空,即会有另外一个自己,却不一定跟自己有相同的经历。如今看来,倒是符合书中所说。”陵越看着正在吃着早饭的另外一个自己,显然也听不懂自己在说什么的小陵越,生生忍住了扶额的冲动,幸好此刻屠苏下山除妖未回,但这事该怎么跟大家说?在没有找到办法把他送回去之前,总不能一直藏在房中吧?真是,难,难,难。

于是,在天墉城众弟子心目中无所不能的掌门真人,这次栽了,还是栽在自己手上。


评论(8)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