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陵越师弟【八】

一直以来谢谢大家的支持啦~在此特别送上一个小彩蛋。

苏越伪父子十五问

1、请问对方的姓名

百里屠苏:陵越(温柔脸)

陵越:百里屠苏~(一脸高兴)


2、各自年龄

百里屠苏:十七

陵越:我五岁了~(伸出手笑眯眯的比了个五)


3、觉得对方是个怎么样的人?

百里屠苏:师弟...自然是最好的。

陵越:师兄当然是最好的!


4、最喜欢的人是谁?

百里屠苏:.......(望着陵越)

陵越:(掰着手指数)屠苏师兄,师尊,芙蕖师姐,玉泱师弟,还有...

百里屠苏:....过!!


5、小师弟有做过什么事情惹师兄不高兴的吗?

陵越:唔...(一脸苦恼)顽皮的时候。

百里屠苏眉毛一挑,你还知道自己有顽皮的时候?陵越小师弟蹭过去一脸讨好的笑。


6、那怎么样让对方消气呢?

陵越:跟师兄道歉,保证下次不会了。

百里屠苏郁闷脸,虽然如此,但是下次还是会再犯啊...


7、对方喜欢吃什么?

百里屠苏:肉,藕片。

陵越:菜!(天真单纯脸)

百里屠苏无语凝噎,那是因为你不吃菜好伐!!


8、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准备?

百里屠苏:给师弟准备他爱吃的东西。

陵越:让芙蕖师姐教我做糕点给师兄吃~


9、对方做过什么事情是让你最难忘的?

陵越:煮鸡丝粥给我吃!

百里屠苏:上次生病了,师弟一直守着(温柔笑)


10、现在苦恼的事情有什么?

百里屠苏:......(默默望天,惆怅中)

陵越:师兄不给我梳头发了。(可怜兮兮望)

百里屠苏:......以后师兄都给你梳。(请参照,买买买)


11、陵越小师弟怎么样会让师兄没辙?

百里屠苏:现在这样!


12、陵越小师弟对师兄撒过谎吗?

陵越:没有....因为每次都会被师兄发现(嘟着嘴,一脸伐开心)

百里屠苏掐了掐他的脸颊,好孩子不可以撒谎。


13、如果,屠苏师兄有喜欢的女孩子的话,师弟会祝福吗?

百里屠苏:那是不可能的!(斩钉截铁)

陵越:喜欢?女孩子?(疑惑脸)

百里屠苏:过!


14、师兄对陵越小师弟未来有什么寄望吗?

陵越小师弟期待脸等待回答。

百里屠苏:只要师弟高兴便好,其他都不重要。


15、对对方说一句话吧

百里屠苏:师弟,以后要听话。

陵越:我最最最喜欢屠苏师兄了!


在此圆满结束,撒花~~~


接下来是正文:

20、挑食

一向管教别人不可挑食的陵越大师兄在成为陵越小师弟后也开始了自己的挑食路程。

小孩子大多偏爱吃肉不爱吃菜,陵越小师弟刚好就是其中一员。

看着陵越小师弟油亮亮的嘴和还在咀嚼鼓鼓的脸颊,百里屠苏有些无奈。

“师弟,菜也要吃。”百里师兄夹了一筷子青菜放进了陵越小师弟的碗里。

陵越小师弟咀嚼的嘴巴顿了一下,抬头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盯着百里屠苏看,意思很明显,我不想吃。

百里屠苏转过头避开小师弟的目光,告诉自己要镇定。

挣扎到最后,今天的包括方才夹在陵越小师弟碗里的青菜还是由百里师兄自己吃完了。

不能老是这样,百里屠苏在厨房洗着碗,心里直嘀咕,下次不可再如此心软,BLALALLA。

“屠苏师兄,你怎么了?愁眉苦脸的。”路过的芙蕖问道。

百里屠苏皱了皱眉,“芙蕖,你教我炒藕片吧!”

“啊?”见管风浪的芙蕖师妹差点惊掉了下巴。

第二天,陵越小师弟总算肯吃菜类食品了,而百里屠苏以后再也不想吃藕片了,天知道昨天秉着不能浪费的精神他吃了多少失败品,当然这种事情他怎么可能忘记了陵端和一干师兄弟。 

众人悲愤的表示自己躺着也中枪。


21、偷溜下山

陵越小师弟打小就跟在百里屠苏身边,被管着衣食住行,自陵越小师弟越来越大之后,百里屠苏亦不用时时刻刻在身后护着,涵素掌门便开始派他下山,美曰其名历练,实则是帮补天墉城家用,这一去少则三天,多则十天半个月也是常有的事情,如此一来,陵越小师弟自然就交给芙蕖照顾了。

在山门哀怨的目送百里屠苏离去,陵越小师弟一脸伐开心的转身牵着芙蕖的手往回走。

芙蕖最见不得就是陵越小师弟不开心,“师弟,师姐带你下山溜达溜达可好?”

陵越小师弟猛地抬头看他,眼睛发亮,“真的吗?”

“真的。”芙蕖明亮的大眼笑成了月牙形。

两人回房换了一身行头,芙蕖带着陵越小师弟从后山小道溜了下山。

这是陵越小师弟第一次下山,对于热闹的城镇,街上的小贩都倍感好奇,一路上眼睛都忙个不停。

两人正街上耍得开心,冷不防的窜出一个人一把拉住芙蕖的手,骂骂咧咧的,“你个臭娘们,原来带着儿子跑来这里了!让老子好找!”

芙蕖莫名,甩开了那人的手,“你谁呀!”

周围的人都围了过来,男子气焰更涨,指着芙蕖便道:“看你长得一副纯情的模样,骗了老子竟然就携款潜逃了!”

周围人看着芙蕖指指点点,芙蕖气急,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我与你从未见过,也不认识你!”说完拉着小师弟的手就要走。

“哼!臭娘们跟我回去!”男子拦着她的去路强行将陵越小师弟抱在怀里,“还有老子的儿子!”

“我不是你儿子!放开!”陵越小师弟怒喝,手脚也不留情的踢打了过去,瞪人的样子倒是有陵越大师兄的几分威严的气势,可惜现在这可爱孩童的模样倒是让那几分气势变得不伦不类。

“臭小子!”那男子说着抬手就要给一巴掌,可惜手还没有挥出却被人给捏住了手腕,男子痛呼手一松芙蕖趁机将陵越小师弟夺回怀里。

“屠苏师兄....”芙蕖没声了。

“师兄!!”陵越小师弟很开心。

芙蕖心拨凉拨凉的,这都要遭殃了,师弟你还如此开心,如何是好啊?不对,遭殃的估计只有我一个,谁不知道屠苏师兄出了名的护短狂魔,芙蕖欲哭无泪。

其实在天墉城谁人不晓,除了百里屠苏这个护短狂魔,还有芙蕖这个护崽狂魔,当然的对象都仅限于陵越小师弟。

后来男子被扭送到了衙门,原来他正是衙门通缉的人贩子,也是百里屠苏此行的目的,如今百里屠苏的任务也是圆满结束了。

回山后,百里屠苏抱着陵越小师弟径自离开,还不忘留下一句,“我相信你能处理好后续的事情,芙蕖。”

陵越小师弟同情的超芙蕖挥挥手,还不忘给她卖个萌安慰一下。

最后,芙蕖师妹含泪抄了藏经阁三分之一的经书。


22、玉泱的一天

辰钟响起,玉泱今天又不例外的看到了陵越师兄趴在自己床头那张红润润的脸,这位师兄似乎特别喜欢自己,虽然这让人很高兴,但是,这也让他明里暗里吃了不少那位冷面师兄百里屠苏醋味十足的眼刀子。

玉泱痛并快乐着,自己从小就历经了许多悲欢离合,村民说他克死父母是个不祥之人,要将他烧死,多得芙蕖经过才将他救回,他的心思自是比同龄人还重上几分,做事也小心翼翼,但是眼前这个人却跟别人不一样,多得陵越,自己才能慢慢从阴影中走出来,不过每天听他念叨百里屠苏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师弟,今天屠苏师兄教我束发了。”

“那师兄你学会了吗?”玉泱将自己的头发束好,头也不回的问。

“我...”陵越小师兄努了努嘴,低头玩着自己的手指,“我就想让屠苏师兄帮我束发。”

玉泱带着发冠的手一歪,然后又若无其事的拨正,“你可以跟屠苏师兄说实话的。”那位护短狂魔听到保不准会兴奋到失眠,玉泱默默的吐槽。

“屠苏师兄说,我要学会独立。”陵越小师兄很惆怅。

“那你今天的头发是谁帮你梳的?”

“屠苏师兄。”说到这个,陵越小师弟原本灰暗暗的心情瞬间就好了起来,“我跟你说,屠苏师兄...”

玉泱淡定的无视掉了后面关于百里屠苏的全部信息。

待玉泱梳洗完毕,两人相伴去上早课,走了一半,玉泱突觉背后一冷,转头一看,百里屠苏拿着剑站在他们身后不远处,按照芙蕖师姐早前的说法,那就是煞气快要发作的模样,而在他一旁的陵越小师兄早已经丢下他没心没肺的奔了过去,玉泱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觉得有些寂寞。

上完早课就是吃早饭的时间,玉泱跟着其他小豆丁一桌,陵越小师兄自然是到芙蕖师姐那里开小灶了。

吃完早饭,玉泱在走道里就被陵越小师弟拉到了角落里,然后手上多了几个冒着热气的包子,“你趁热吃,我给屠苏师兄送早饭去了。”说完提着小食盒欢快的蹦哒走了。

玉泱觉得心里暖暖的。

接下来就是剑课时间,今天负责教导的正是百里屠苏,所有人严阵以待,不敢疏忽。

上课过程忽略不计,玉泱觉得今天又被百里屠苏和陵越小师兄的互动闪瞎了眼睛,其余一干较为年长的弟子无不感叹单青春啊,果然就是一个人的青春。

剑课结束后就是午饭的点了,食堂依旧不见陵越小师弟,玉泱在饭后依旧拿到了芙蕖师姐的爱心点心,贡献人陵越。

午休结束,接下来就是涵素掌门的讲课时间,一众弟子挺着背脊认真听课,玉泱趁着空档撇过脸看了一下陵越小师兄,如今抿着嘴严肃着脸倒有几分传言中陵越大师兄的样子,可见日后。

讲课结束,接下来就是自由活动的时间,陵越小师兄拉着玉泱的手就往后山拽,“你早上不是说有些剑招不太懂,走啊,我带你去找屠苏师兄。”

玉泱站定不动,就差去抱旁边的柱子了,“我突然领悟了,不用了。”开玩笑,百里屠苏的眼刀子可不好吃!

“哦。”陵越小师兄放开了他的手,又高兴的说道:“那我带你去玩好玩的。”

玉泱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他拉着奔走了好远。

陵越师兄的身手真不错,玉泱站在树下眯着眼睛看陵越在树上摘果子,忽觉背后一冷,玉泱僵硬的转过头,然后他默默的退出了那道冷光的视线,师兄,今天是玉泱对不住你。

陵越小师弟还没有来得及惊讶,就被人提着领子下了树。

玉泱躲在一旁自我透明,望着远去一大一小的两身影,这屠苏师兄当爹当妈的也是真不容易,阿弥陀佛,不对,我是修道的!

玉泱吃完晚饭,去了晚课房,一进门就接收到了一到哀怨的视线,玉泱默默望天,一副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结束了晚自习,玉泱跟着陵越小师兄走到走道上。

“下次屠苏师兄出现你要告诉我...”陵越小师兄颇为哀怨。

玉泱点点头,心下有些无奈,就算我告诉你了,你也跑不了...

停在弟子房的门口,玉泱目送百里屠苏牵着陵越小师兄的手离开,回到房间梳洗一下,躺在床上,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评论(23)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