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夜市.百里屠苏篇

等他回到昆仑山的时候,天墉城也不过是一页薄纸上的寥寥几笔,湮灭于历史的洪流中。

他在曾经他们住过的地方站了很久,那里已经变成了一片平地,长满了杂草,陵越不在,紫胤也不在。

他在尘世间流浪了很久,希望能再见那个人一面。

有一天,他遇到了一个四处云游的道士,他对百里屠苏说,我跟你有缘,然后又说,我知道你在找人,接着又说道,你去这里或许能够见到他,说完便塞了一副路观图给他,百里屠苏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询问,那个道士已经不见了。

他拿着路观图走了很久,路过一个又一个城市,看了时代的又一次变迁,然后他找到了这个地方。

这是一个市集,有吆喝的小贩,有提供住宿的客栈,甚至连青楼都有,百里屠苏随着人流走着,恍然以为自己回到了在方家的那个时候,他也曾跟陵越两个人逛过夜市,那时候却不曾想到会离别这么久。

百里屠苏漫无目的的走着,然后他看到了欧阳少恭,他正在一个医馆的门口帮人看病,简单的八仙桌,一张凳子,放下执念的人,多了份随性。

欧阳少恭见到百里屠苏也不惊讶,只是淡淡的说道:“我还在想你要多久才会到这里。”

百里屠苏抿了抿嘴,刚想开口询问陵越之事,欧阳少恭却说道:“我也在这里等人。”

至此之后,医馆便多了一个人,百里屠苏抓药,欧阳少恭负责治病,日子又似回到了在方家那段时间,波澜不惊。

年三十夜,夜市显得较为冷清,祭祖的贡品够好多鬼魂安静一段时间。

欧阳少恭站在医馆门口,头也不回的说道:“人间年三十夜真热闹,这里却冷清了不少,要不要出去走走。”

说是询问,他却已经将人拉出了医馆,“说不定今天就被你碰上了。”

百里屠苏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些日子他未曾放弃过寻找,却总是没有收获,若不是想到那道士的说的话,他估计早就离开了。他也曾听人说过前门有个男子一直在等人,他曾去看过,不过是个痴情汉在等着自己的情人罢了,但百里屠苏不知道的是,在他转过身离开的时候,陵越刚把醉酒的千觞带回。

此时,正在另一个城市的夜市晃荡的道士才突然想起来,他给百里屠苏的路观图给错了,应该给前门的,道士摇了摇头,叹道,时也命也运也,无妨,该见到的始终会见到。

欧阳少恭见他不说话,又道:“你最近是越来越沉闷了,再这样下去,怕是陵越见到你都认不出你了。”

百里屠苏愣了一下,认真道:“师兄不会的。”

这回倒是欧阳少恭郁闷了,难得他有兴致开个小玩笑来着。

两人一路走到这夜市里平日最热闹的餐馆,但此时却是冷冷清清的只有寥寥几人,掌柜在柜台把玩这家里人刚烧下来的小玩意,笑得见牙不见眼,嘴里还念叨着,有人惦记就是好,逢年过节也不用悲催到吃餐馆。

当然刚落座的两位天煞孤星倒是没什么想法。

两人吃完晚饭,便上街溜达,欧阳少恭跟那些公园散步的老头子似的一副信步闲庭的悠然姿态,百里屠苏走在他的后面,面无表情倒像个保镖。

欧阳少恭似是自言自语,“上天注定的,该来的总会来的。”话音刚落自己便停住了,跟着停下来的还有百里屠苏。

所以,总是会见到的。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