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与君行

第一章   歌凤山

传言,歌凤山有仙者,非有缘人不得见,见者从未回,未回者,家运亨通,富贵荣华,众人以谓仙者所赐,以偿失亲之人,后皆以未回者为荣,自此,歌凤山行者络绎不绝。

 

曾经盛极一时的传言,不知何时已被人们遗忘,如今数百年过去,传言中的仙者却正被困于歌凤山,每年六月十五都由天墉城派人前往加固封印,今年,却出了意外。

 

一共六人前往加固封印,无一人返,封印破,阵地只残余六具白骨。

 

愤怒过后更多的是无奈,涵素将手里的捆仙绳交给陵越,只叹道:“若是以你和百里屠苏合力,活捉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而且,那位...想必不日后也会知道的,唉...你先去准备吧。”

 

“弟子明白。”陵越一拱手,恭敬的退下。

 

被困于歌凤山的那个人,不,应该说是那只妖,跟某位上仙曾有过一段往事,天墉城数百年前曾得那位仙人相助,所以才答应帮助上仙看守着她,而不得伤她,如今她脱出,想必那位上仙应该很快就会知晓了吧。

 

走到玄古居门口便听到了芙蕖的声音,“屠苏师兄,我方才见掌门找大师兄了,想必是为了那只妖的事情,大师兄又要下山了。”

 

百里屠苏应了一声,便看到了陵越正迈步进来,“师兄。”

 

“大师兄,掌门找你是不是要让你下山?”见陵越点头,芙蕖又道:“我也想一起去!”

 

陵越果断拒绝,“不行,此行危险重重,屠苏,你准备一下,等会儿随我下山吧。”见芙蕖噘着嘴,陵越无奈摇头,“留在天墉城,好好照顾师弟师妹们。”

 

目送两人下山,芙蕖叹了口气,却见一道白光闪过,瞬间了无身影。

 

两人御剑而行,同乘一柄剑。

 

百里屠苏纠结,纠结到眉头都皱到一块了,是放上去好呢?还是不放呢?陵越的腰就在眼前,心里的小九九还在转动,老天却已经开始帮他了,一阵狂风刮过,剑不受控制的晃了一下,百里屠苏条件反射一把抱住陵越,心里还没有来得及窃喜,便听见陵越的声音。

 

“屠苏,没事吧?”

 

“没事。”

 

“那你可要抓稳我。”

 

百里屠苏点点头,却想到前面的人看不见,便应了一声。

天墉城的法术追踪到最后的目的地是琴川,却无法得到具体的位置,想来是对方隐去了自身的气息。

 

“天色不早了,我们先找个地方休息,明天再寻。”

 

“好。”

 

琴川郊外有一座荒废已久的宅子,传闻闹鬼,一直没有人敢靠近,如今这宅子却被收拾的干干净净,闲适素雅,偌大的客厅中独坐一人,桌上却放着两杯茶。

 

“比我预想的还要快很多。”将其中一杯茶往前轻轻一推,“你最爱的碧螺春,可惜时间太赶,没能去长安那里给你置办,好在这琴川的也不差。”

 

“青姬。”说出口的名字尽是苦涩。

 

“我一届小妖,还得清衍上仙挂念,真是荣幸。”青姬笑着,眼神却是冷的,“你此番前来,又是要抓我回去关禁闭?这么些年,我想得清清楚楚,要么你死,要么我死!”

 

“你不该杀了天墉城的弟子,他们...”

 

“他们是无辜的,你我之间的事情,不该拿他人的性命作为牺牲,这么多年,你的话说来说去还是那样,清衍,你最好护得住那两个下山来抓我的小道士。你现在去还来得及。”

 

话音刚落,人便已经消失不见了,茶也凉了。

 

此刻,苏越二人入住的客栈乱作一团,桌椅碰撞碎裂,人群混乱逃窜,为了不伤及无辜,二人处处小心却给了对手机会,如果一再被压制下去,两人都会受伤,互相对视一眼,默契的突出重围将战圈带至无人的郊外。

 

六个人对两个人,加上刚才的缠斗,苏越两人不禁有些力竭,百里屠苏看了眼身旁的陵越,不能就这样死在这里,他还有好多事情没完成,思及此,正准备催动体内煞气,却看见一阵剑光,周围又恢复了宁静。

 

陵越收好剑,“方才应该是清衍上仙。”

 

等清衍再回废宅,那里也就只是一座废宅了。


评论(3)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