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陵越师弟.番外之七日记事

紫胤陵越亲情向!紫胤陵越亲情向!紫胤陵越亲情向!重要的事情要说三遍!

苏越低调秀恩爱

感觉师尊被我崩坏了,我有罪,这就去面壁

以下正文,请自带避雷针,慎入!

==============================================

紫胤出关当日,百里屠苏便因皇城有妖被涵素掌门指派下山,因此只来及拜见他一面顺带将陵越小师弟交给他之后就下山了。

望着自家现任大徒弟不舍和略带担心的眼神,紫胤真人略为无语,又看了看站在一旁看着师兄下山苦着脸的现任小徒弟,紫胤真人抬头默默的望天,一派风轻云淡。

百里屠苏担心的却不是紫胤不能照顾好陵越,横竖还有红玉和芙蕖在,他担心的是,这世的陵越带着熊孩子本性,倒是完全忘记了根本就是自己宠出来的,但事实证明他多虑了,无论时代如何变迁,陵越骨子里对紫胤的崇敬是从来不会改变的。

 

第一日

挂在床头的铃铛‘铃铃铃’作响,陵越小师弟眯懵着眼睛一把抓住了铃铛,声音停了下来,此时,天色微亮。

芙蕖端了水盆进来便瞧见陵越小师弟揉着眼睛下床,含糊的喊了她一声,“师姐。”

芙蕖捏了捏他的脸,“快些洗漱,师姐帮你束发。”

上完早课,吃了早饭,陵越小师弟便揣着一把剑朝剑阁去了。

在紫胤面前,陵越小师弟倒是有几分前世的样子,不过虽然端着稳重的架子,内里却还是个小孩子,眼里的孺慕之情看的分明,陵越出生不久便来天墉城,那时候还是他抱着回来的,小小的婴孩,转眼却已经这么大了,紫胤有些感慨。

“师尊,屠苏师兄昨天教了我新的剑招,我练给你看看好不好?”说罢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到底还是孩童心性,紫胤点了点头,小徒弟便在一旁一板一眼的耍起了剑招,有模有样,很是认真。

“师尊,我的剑法好不好?”

望着自家徒弟眨巴着大眼,一脸求表扬的表情,紫胤点了点头,只道:“甚好。”看来屠苏也是教得认真,没有疏忽怠慢。

陵越小师弟嘿嘿傻笑,还是没忍住伸手牵住了紫胤的手,紫胤愣了一下,便也由着他了。

 

第二日

打坐也是一种修行,奈何陵越小师弟是个坐不住,可惜这次对面坐着的却不是百里屠苏,他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着,只是仍不安分的扭来扭去,好似底下坐着的垫子扎满了针。

“身体可是有不舒服?”紫胤仍闭着眼睛,但是小徒弟的一举一动他可是清楚得很。

“没有!”急忙应道,立刻老实的危襟正坐,还学着自家师尊的样子闭着眼睛,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

片刻过去,挺直的背弯了,头垂了下来,呼吸均匀,绵长,人已经睡着了。

紫胤睁开眼,好笑又无奈,他觉得等百里屠苏回来,应该好好跟他交流交流那些年的教育问题了。

最后,陵越小师弟是在自己的床上醒来的,睁眼便看到红玉。

“红玉姐,师尊...”非常没有底气。

红玉噗呲一笑,点点他的脑袋,“主人可没有那么小气。”

陵越小师弟松了一口气,暗自懊恼,下次千万不可这样了!

 

第三日

紫胤收到一封信,故友言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把好剑,请紫胤过去鉴赏叙旧。

将信放回屉中,转头便看见刚才还在桌子边,这会已经抓着他衣摆的小娃娃,还有那双亮亮的眼睛,紫胤直觉自己“在劫难逃”。

陵越小师弟岁数尚小,不能单独御剑,最后还是由紫胤抱着御剑走了,亮瞎了一众天墉城弟子。

天墉至洛城御剑不过半日,入了城,两人便步行,洛城的街道繁华,人群络绎不绝,陵越小师弟紧紧的牵着自家师尊的手,左望望右看看,最后看到了一串串红艳艳的冰糖葫芦,脚有些挪不动了,偷偷看了眼自家师尊,发现师尊也看着他,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紫胤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能理解做父亲的心情,理由便是陵越小师弟手里的那串糖葫芦。

 

第四日

紫胤实在很想问百里屠苏平日里是如何照顾陵越的,为何到现在还不能自己好好束发!

不过在那个时候还没有“图样图森破”这句话,当某一天紫胤观察了苏越的日常一天后,他才惊觉,小徒弟的教育问题刻不容缓急需解决,大徒弟你不能乱来,陵越还是前辈子的性格好,莫要OOC!当然这是后话。

此刻,因为自家师尊给自己束发而眉开眼笑的陵越小师弟还不知道自己以后的日子会发生多大的改变,当天墉城的弟子们都以为陵越会在百里屠苏的极其“照顾”之下要么成为天墉城小霸王要么就是阳光型温暖小师弟,但是他们却算漏了个紫胤真人,说到底还是太年轻了。┑( ̄Д  ̄)┍

束好发后,紫胤看着小徒弟甜甜的笑脸,那句‘日后要自己束发’终归还是噎进了肚子里,虽然心里一直将现任小徒弟陵越划等号等于前任大徒弟陵越,但是看着小包子形态的陵越,最终还是心软了。

 

第五日

天墉城后山去年栽下了一棵荔枝树,理由嘛,一切尽在不言中。

七月季节,荔枝成熟了,红彤彤的挂在树上,陵越小师弟眼看周围都没有人,使了个百里屠苏教给他的小法术,这个法术很好的避免了他爬上去下不来的窘况,不消多久便把荔枝都弄了下来,装了满满一袋子。

赠送对象首当其冲就是自家师尊。

紫胤打坐完毕睁开眼便看到小徒弟又一脸期待的看着自己,心下叹气,不可如此纵容,若是日后...后半截还没自我说服好,便听到了小徒弟讨好的声音。

“师尊,荔枝是我和屠苏师兄去年种下的,我每天都去给荔枝浇水,照顾它,现在结的果子可甜了!”发现了自家师尊其实并不是如表面那样不可靠近和冷冰冰的陵越小师弟越发喜欢跟师尊亲近了。

最后,紫胤只觉得自己貌似或者已经开始迈向慈父路线了。

 

第六日

除妖完毕的百里屠苏带着一同下山的弟子归来,向掌门汇报完便往剑阁而去。

半路就遇到了芙蕖,并听说了这几日的事情,只觉有些难以置信。

“啧啧...执剑长老真是让人料想不到啊~”芙蕖如是感叹。

百里屠苏亦难以将芙蕖所说的师尊和自己脑海里的师尊对号入座,毕竟紫胤真人会去买糖葫芦这种事情还真是越想越惊悚。

到了剑阁,规矩行礼,陵越小师弟便蹭到了他的身边牵着他的手。

紫胤睁只眼闭只眼,以前的种种他也不是瞎的,只不过是小看了这辈子放下心中大石的百里屠苏的宠人能力。

自己真的是闭关太久了。

 

第七日

体谅昨日刚自皇城归来的百里屠苏,紫胤简单的询问了下除妖状况便放人回去休息,就是没想到百里屠苏倒是顺手,别人牵羊,他牵人,就这样把陵越牵走了,一时间百般滋味在心头,他也只能默默望天,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本想趁着早课前跟百里屠苏聊聊陵越的问题,红玉却是在一旁道,“此刻屠苏怕是在帮陵越束发。”

紫胤沉默,干脆等早课后。

早课后,百里屠苏领着陵越便来了,但是碍于被议论的正主在场,便作罢,该干嘛干嘛。

等该做的事情做完了,紫胤刚准备开口留人,两人却已经恭恭敬敬行礼告退了。

紫胤看向一旁的红玉,眼里询问之意明显,红玉憋着笑,“失而复得,便是更加珍惜,自然是爱护至极。”

紫胤很想甩袖喝一句‘胡闹’,但是想到前尘种种,便也只得一句叹息,但是,这不代表他会放弃陵越未来的发展方向这个重要的教育问题。

 

最后,陵越小师弟心里一直有个小秘密,连百里屠苏都不知道,那就是他觉得自己跟师尊就像牛郎和织女那样一面才见一次面,好心酸,当然最后师尊不用再闭关了,那就不一样了。

而在多年以后,真正明白牛郎织女故事的陵越为自己这个想法感到羞耻。


评论(10)

热度(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