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这么巧,我也叫百里屠苏

第三章     下山路漫漫

日子依旧风平浪静的过着,双屠苏默契的避开对方,碰见也就点个头,一日三餐练功吃饭想师兄。


重来一次,百里屠苏对于风晴雪这个好姑娘心里是感激的,也希望她能找到更好的人,但是如果屠苏对她是有想法的,他也不会介意,毕竟师兄有他了嘛,但是对于屠苏是个什么想法,百里屠苏摸不准。


算算日子,欧阳少恭勾搭屠苏下山放灯纪念故人的时间也到了,百里屠苏收拾妥当便开始蹲点了,今天也是师兄回来的日子!


月上中天,欧阳少恭背着包袱顺利的勾搭上了屠苏,两人一番你来我往,屠苏带着欧阳少恭抄近路下山了,百里屠苏跟在身后,跟在他们后边一路下山,看着他们放灯,谈天聊心。


此番屠苏本是为试探而来,但到底还是小绵羊一只,不知不觉就被欧阳少恭给绕了进去,百里屠苏在暗处摇头不已,原来自己那时候真的那么单纯。


气氛正好之时,天墉城却敲响了警钟,苏恭二人也遇到鬼面人袭击,两人被鬼面人一路追到绝路,陵越及时出手,百里屠苏亦同时出手,用的虽然不是焚寂,但也是紫胤的藏剑,威力可不一般,鬼面人看无法取胜,便全数撤退了。


“你们三人怎会在此?这鬼面人又是怎么回事?”陵越皱着眉,若不是他及时赶到,后果真是不敢想。


“大师兄,是我不好,不关百里师兄和屠苏师兄的事。”欧阳少恭二话不说的站出来承担全部责任,一五一十把自己缅怀故人的事情说了,还特别表明是自己强迫屠苏帮忙的。


百里屠苏没有说话,主动的站到陵越的旁边卖乖,屠苏意义不明的看了欧阳少恭一眼,只道:“是屠苏的错。”


陵越看向明显不打算开口的百里屠苏,又看到屠苏略带委屈的脸,到底还是心软了,“一会儿到掌教面前,你们都不要开口,我自会向掌教解释。”


得,这是又要一肩扛了,百里屠苏一时之间心里很不是滋味,从来都是师兄挡在他的面前,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他瞅了眼对面的屠苏,脸臭臭的拉着陵越就走。


“师弟,你这是...”陵越反应不及,已经被百里屠苏拉着走了好远。


“师兄,我们还是趁早回山吧,免得中了那些鬼面人的计谋,想趁机分散我们的注意力好偷取焚寂剑。”百里屠苏声音不大不小,刚好后面的屠苏也听得一清二楚,心下思量一番,便有了底,对着身边的少恭也多了几分防备。


心思灵敏的欧阳少恭自然感觉得出来,但也只能忍了,心里却也寻思中要分化他们师兄弟三人。


回到天墉城里便看到一群弟子正在剑阁与一个鬼面人缠战,奈何对方武功高强,数名弟子均被击败在地,连风晴雪都被对方掐住脖子,陵越见状便提剑迎战,百里屠苏上前帮忙,双方交手数招后,眼看就要擒下鬼面人却不料一道气劲从背后袭向陵越,两人一分神倒是让鬼面人趁机逃走了,追之不及,百里屠苏不用想也知道是谁做的,陵越回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屠苏和少恭,百里屠苏却已经握住他的手:“师兄可有受伤?”


这些日子习惯了百里屠苏的触碰,此刻陵越倒是没有多大的反应,“我无碍。”


屠苏看着他们互动的样子,心里滋味可不一般。


一番折腾之后,四人总算是回到大殿里,掌教真人背着手站在那里,气势汹汹的瞪着两个偷下山的熊孩子。


经过一番谜之辩论,掌教真人再次败下阵来,百里屠苏心里翻个白眼,面上倒是平静的很,屠苏偷偷瞄了一眼陵越,见他只是神色担忧并无过多责怪,心里不知为何有些开心。


闹了一宿,个个都精神疲惫,陵越让苏恭二人去休息,屠苏走了几步又回头瞪了一眼百里屠苏,又见陵越看着他,只好不情愿的挪回去,至于百里屠苏自然无视屠苏那毫无威胁力的眼神攻击,该怎么着还是怎么着。


见百里屠苏丝毫没有离开的打算,陵越有些无奈,“师弟昨夜一宿没睡,还是快点去休息吧!”


“我不累,师兄莫不是嫌我烦了?”百里屠苏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师兄并没有,只是怕你太累。”陵越微微撇过头,头一次怀疑另一个自己的教育方式,为何这个屠苏会如此粘人。


这头苏越二人去风晴雪的住处试探那一句“哥哥”,这边厢苏恭二人一路无言的往回走,欧阳少恭看屠苏板着脸,知道他心里不高兴,这会儿更是添油加醋的煽风点火,“大师兄和屠苏师兄的感情真好。”


屠苏没有说话,依旧笔直的走着。


欧阳少恭又道:“屠苏师兄也是奔波一整晚,此刻却仍守在大师兄的身边,亲兄弟都莫过于此。”


屠苏停下了步子,转过身朝陵越和百里屠苏那边去了。


#习惯了触碰!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痴汉的少侠从何而来!#

#从作者被虐成傻比的笔下而来#

#掌门真人对大师兄绝壁是真爱!一瞬间知道真相的我是如此阔爱!#

#楼上快闭嘴,执剑长老在你身后!#

#你的好友护苏宝上线#

#楼上你奏凯#

#少恭教你如何掰回一局,挑拨离间#

#少侠表示我有外挂谁怕谁#


评论(12)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