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这么巧,我也叫百里屠苏

有些小伙伴会不会分不清,是我大意了,没有注明,抱歉昂~

这里说明一下吧,百里屠苏是穿越来的那个,屠苏是现在的,然后百里师兄是指现在的,屠苏师兄是指穿越的,因为穿越过来的,名字是直接去掉姓的,大师兄喊穿越的一般喊师弟,喊现在的都是直接名字的。

好像更乱了_(:з」∠)_

第五章     捅刀进行曲

大殿之上,幽都婆婆不依不饶的坚持要查看焚寂剑,掌教真人坚守阵地绝不退让,陵越站在一旁默默的围观他们撕,到了最后掌教真人实在没耐心了,将婆婆打发给陵越甩甩袖子就走了。

陵越招呼着幽都婆婆前往客房休息,一路上寡言少语,幽都婆婆无奈,只好自己先开口,“这天墉城果然钟灵毓秀,适合修仙,韩云溪这几年过得应该还不错吧!”

“韩云溪?婆婆指的是谁?”陵越开始装无知。

“八年前,你师傅从幽都带回来的孩子,你不知道?”婆婆明显是不相信的。

“我自小跟随家师修炼,家师没有带过什么叫韩云溪的孩子来过天墉城,我想是婆婆您记错了,请。”依旧面不改色的装。

幽都婆婆高深莫测的看他一眼,便不再言语,倒是在拐角处两人与风晴雪相遇让幽都婆婆面色一惊,风晴雪神色亦是异常,这个反应陵越自然不会放过。

“大师兄,我找你有事,是关于剑阁窃贼的...”

“我先带客人去厢房,一会儿去找你。”陵越及时截断了风晴雪的话头,说完便领着幽都婆婆走了。

将婆婆安顿好,陵越回头去找风晴雪,得知了曼陀罗花粉的事情,便回转房间。

百里屠苏正擦拭着手中的一柄火红色的长剑,剑身上有着莲花印记,剑名为火莲,是紫胤真人的藏剑之一,百里屠苏修炼属性为火,用这把剑倒是相得益彰,至于焚寂剑,早已被封存起来了,见陵越回来,百里屠苏放下剑与擦拭的布,端起早已备好的鸡汤递给陵越,“师兄回来得正好,汤正温热,喝吧!”

陵越望着他,无声的诉说着我不需要,奈何对方就是巍然不动,陵越只好端着鸡汤喝了几口,“师弟,最近幽都婆婆前来,你...”斟酌了半天,还是说道,“这两天你尽量待在后山,吃食我会让其他师弟给你送过来。”

“知道了。”百里屠苏点点头,接过陵越的汤碗,很自然把剩下的汤喝完,“师兄,浪费可不好,我熬了好久的。”

陵越有些尴尬,“这把剑用得还习惯么?”

百里屠苏知道他不好意思,看陵越也多了几分调侃,却也顺着他的话题走,“虽不比焚寂,但亦是不错的,我观此剑颇有灵气。”

“如此便好,那鬼面人,师弟有何看法?”

这是拐着弯来窃取情报了,百里屠苏好笑的摇了摇头,开始收拾碗筷,故作正经的板着脸,“师兄,天机不可泄露。”说完便出了门,只是走到拐弯处的时候,百里屠苏才想起来,距离陵越被捅刀的日子只剩三天了,百里屠苏默默望天,我现在回去泄露天机还来得及么?

陵越有些无奈,也不生气,随手捡了本百里屠苏放在桌子上的书籍,里面记载多数都是一些阵法,还有寥寥无几的几句去除煞气的记录,心中顿时有些酸涩,却又想到百里屠苏现在身无煞气缠身,来去自由,心情倒是好了几分,一切事情总有会有办法的。

这边厢的屠苏捧着书籍在看,却是心不在焉,想过去隔壁房间看看师兄,但想到百里屠苏,心里就开始别扭,就在他自己快把自己扭成麻花的时候,陵越过来了。

屠苏见他进来,猛的站了起来,却又觉得自己大惊小怪了,一时间有些尴尬。

“怎么?我看你这脸色,好似不愿意见到我?”陵越此时心情算是不错,倒是跟屠苏开了个小玩笑。

“没有。”屠苏有些无措,“师兄,幽都那边...”

“没什么事情了,幽都婆婆这两天会离开,倒是你,身体可有不适?”

“我没事。”

陵越按着他坐在椅子上,自己也靠在他旁边坐下,想起芙蕖的小汇报和平日里自己的观察,便觉得身为大师兄,自己有责任要调节调节师兄弟之间的关系,“我知道你心里别扭,只是师弟他对于你来说,并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屠苏不吭声,面无表情的凝视前方,没有影响才怪!他的床,他的房,还有自己的师兄。

陵越见他如此,便道:“有些事情不能勉强,我亦明白,但你们应是世间上最了解彼此的人,若放下心中的隔阂好好相处,相信对你亦有好处,就当交了个朋友。”

屠苏心里默默的叹了口气,若是不答应师兄,估计今天会被念一天,“我明白的,师兄。”然而并没有什么用,屠苏在心里默默的补了后半句。

陵越拍拍他的肩膀,一副甚是欣慰的样子,屠苏还打算拉着陵越继续家常,陵越却感到在假韩云溪房间排下的阵法有异动,宽慰了屠苏几句,便匆匆的走了。

陵越前脚刚走,百里屠苏后脚就进门了,两人两两相望,均是一副嫌弃对方的样子。

“三日后,无论如何,你都不可以下山。”百里屠苏冷硬的说道。

“为何?”就是这种态度!让人怎么交朋友!屠苏默默的在心里翻白眼,其实,骚年,你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如果你不想师兄受伤,吊着一口气,听天由命的话。”百里屠苏说完就走了。

屠苏愣了一下,好半会儿才消化完这句话,难道师兄会受伤是因为我?就在屠苏心里七上八下的时候,欧阳少恭登场了,仍旧是一副使人见之如沐春风的样子。

“师兄可是有什么烦心事?”欧阳少恭也不见外,直接便坐到了屠苏的对面。

屠苏没有说话,只摇了摇头。

“这几日幽都那边因为焚寂来了人,方才我见大师兄急急忙忙的样子,好像跟幽都那边有关。”欧阳少恭轻轻的抛出诱饵。

屠苏瞥了他一眼,莫非师兄受伤跟幽都也有关系?

见屠苏似有上钩之意,欧阳少恭继续说道:“隐约听到师兄他们提起韩云溪和百里师兄的关系,只是这其中的蹊跷,却是我也不知道的。”

屠苏站了起来,默默的朝陵越离开的方向去了。

#姜还是老的辣!#

#百里大侠啪啪啪打脸泄露天机中#

#看见屠苏少侠了么?见到了,在墙角呢#

#屠苏少侠表示出场次数太少了,心塞!捅作者吧!#

#楼上支持你!#

#作者表示已顶锅盖逃走#

#少侠跟禁地的不解之缘~~~#

#23333333比起调解大小屠苏,师兄你不是更应该调解其他师兄弟与屠苏的关系么?#

#楼上奏凯,我大师兄做什么都是对的!无条件拥戴!#

#所以,师兄到底不会被捅呢?#

祝大家中秋快乐!ヽ(*´з`*)ノ

评论(21)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