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这么巧,我也叫百里屠苏

第六章     天命难违


默默的杵墙角听完陵越,风晴雪和幽都婆婆,假韩云溪的对话,屠苏一言不发,欧阳少恭更是极有眼色的遁走了,于是陵越刚踏出了假韩云溪的房门便碰上了屠苏,顾及还在房内的风晴雪和幽都婆婆,陵越直接拉着屠苏就走了。

 

“师兄,你们方才所说的韩云溪,就是我对吧?”屠苏跟在他的身后,毋庸置疑的说道。

 

陵越果断的否认,“不是,你忘了师尊给你起百里屠苏这个名字的时候都说了什么?”见屠苏不接话,陵越斟酌了片刻才说道:“当年师尊从幽都带回来的那个孩子确实是你,那个时候你已经忘记过去了,师尊也希望你不要被过去牵绊,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事情。”

 

听陵越这么一说,许是想到刚来到天墉城与陵越和紫胤一起生活的那段暖心的日子,那时候年幼,虽有焚寂煞气纠缠,却也不觉得日子难过,却不想到后来师尊闭关,陵越身为大师兄亦是事务繁忙,渐渐地剩下他一个人在后山,还要面对其他师兄弟的眼色,屠苏微微弯起的嘴角立马垮了下去,话中也多了几分寂寥和哀伤,“我明白师尊和师兄的用意,可是,师兄,当年你和年幼的弟弟走散,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仍然记得他,记得你们的兄弟情义,而我呢?我的故乡,我的家人,我的童年,过去的一切,都是空白的。”

 

屠苏心中的苦,陵越何尝不知道,只是,有些事情,身不由己,“屠苏,命由天定,自有安排,如果你真的执着过去,就等师尊出关,你亲自问他吧!或者...”陵越望着他,后半句虽然没有说起来,但是两人心知肚明。

 

此刻,对于陵越的暗示,屠苏选择岔开话题,“若是我无这一身煞气,一切都会变得不一样吧!我就能跟着师兄下山,行侠仗义。”

 

陵越知他心中还是别扭便也不勉强,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若有一日你除尽身上煞气,我便带你行侠仗义,踏遍万里河山。”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两人相视一笑,默契十足,氛围正好,可惜天墉城灯泡太多。

 

肇临小灯泡表示,师兄,山下有妖怪啦!掌门找你啦!二师兄表示他修为有折损去不了啦!陵越无奈只好跟着肇临离开了。

 

陵越这一走就去了三天,前两天还有消息捎回,第三天亦是原定会被屠苏捅刀的那一天,却失去了消息,连带其他弟子也没有一点音讯,掌教真人派陵端下山搜索,只找回了跟陵越一同下山的弟子,并没有找到陵越,找回的弟子都身受重伤,百里屠苏自请下山寻人,屠苏也要跟着一起下山,百里屠苏拦不住,身后便多了条小尾巴,连带着小尾巴的小尾巴欧阳少恭。

 

所谓,三人行必有我师焉,现在这个“师”便由一下山就目标明显的百里屠苏担当着。

 

前世陵越受伤是在天墉城山下一个村庄的村尾,这个地方离天墉城并不远,而这次因为他的插手使事情的发展产生变化,但是从陵越的失踪来看,有一些既定的事情虽然经过会产生变化,但是结果应该还是不会改变的,上一世自己是因为欧阳少恭受伤,加上鬼面人的言语刺激才被焚寂所控伤害了陵越,而鬼面人没有得到焚寂是不会罢休的,那么陵越这一次的失踪,一定跟鬼面人有关,那陵越现在的情况还真是不太乐观,想到这一层,百里屠苏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三人赶到的时候,便看到一层结界,若不是百里屠苏修为精进不少,还真是看不出来这隔绝了外面世界高阶封印,也不多说废话,火莲携带的霸道气劲一下便劈开了一个入口,待三人进去,结界便又封上了,他们三个也在一瞬间走散了。

 

刚踏进结界,屠苏便发现其他两人不见了,他的眼前有一座雪白的雕像,是个女子,端庄优雅,面目慈善,这里也不是天墉城山下的村庄,变成了另外一个地方,而陵越就躺在不远处,心脏处插着一把焚寂,屠苏一惊,好似心脏被掏出一般痛不勘言,而血已经染红了陵越的衣襟。

 

“是你杀了他!你这个怪物!”

 

屠苏猛地朝着声源望去,鬼面人手里拿着一把剑指着他,“你看看你,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你到底是什么?你居然下得了手,他可是你的师兄!”

 

“不,不是我!”屠苏眼眸红色隐现,声音嘶哑,双拳紧握。

 

“就是你,你就是个怪物!”

 

面前的鬼面人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陵端,嘲讽的样子,无尽的挑衅,天墉城上众多的非议,来回的画面勾起屠苏多年压制的怨气。

 

“恨我?那就来杀我呀!用你的焚寂!”

 

百里屠苏望着面前的女娲神像心中感概万分,一切都是从这里开始,然后从这里结束,在他的妄想破灭的那一天,所有的事情就走向了他既定的命运,好在,总有那么一个人,回头就能见到他,无论沧海桑田。

 

“你是在找他么?”

 

这一世的陵越取代了上一世被挟持的欧阳少恭,只不过欧阳少恭那时候是清醒的,陵越现在是昏迷的,让百里屠苏稍微放心的是,陵越没有受伤,事情还有得挽回。

 

“说吧,你想怎么样?”

 

“你究竟是谁?”

 

“屠苏,只是屠苏。”

 

“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如果想让你的宝贝师兄没事,你最好老实点,否则,我一个心情不好,手一滑,会有什么后果,我可不敢给你担保。”

 

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百里屠苏强忍心中的怒意,“看来你是胸有成竹,不过,你听过一句话没?计划不如变化。”陵越岂是好欺负的?

 

鬼面人猝不及防被击中一掌,陵越身上迷药虽然未解,那一掌未尽全力,却也让鬼面人吃了一亏,百里屠苏趁机将陵越拉到了安全地带让他运功解毒。

 

“哼!倒是我小看你了。”鬼面人冷笑道:“不过,接下来,倒是有一场好戏上演。”

 

被煞气控制的屠苏瞬时回到天墉城,打伤了红玉抢走了焚寂,待他回到山下村庄时,只看到一头红色的三首蛟蛇朝他攻击而来,却不知道那是鬼面人在百里屠苏身上所施下的障眼法,为的就是他们同门相残。

 

奋力抵抗着入魔屠苏攻击的百里屠苏表示,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不信抬头看!

 

这边厢两人打得火热,一个被煞气控制,剑法毫无章法,一个一心一意寻找空隙要打晕对方,奈何对方就算剑法再乱,也还是没能让他得手,百里屠苏心里默默的祈祷师尊快来,而隐匿在暗处的鬼面人显然不会如他所愿。

 

陵越堪堪躲过鬼面人的突袭,手中却无武器可抵挡,身上的药性未解,只好一味的躲避,却还是被划伤,百里屠苏想过去帮忙,不料在屠苏眼里却成为三首蛟蛇要抢夺陵越的尸首的景象,一时间杀意更甚,于是,在这场混战中,陵越还是被捅了。

 

眼前景象模糊,药性加上身上血量的流失,陵越两眼一闭,直接晕了,百里屠苏也顾不了那么多,极招上手,卸了几分力劲,直接打晕了屠苏,而此刻全心全意顾着陵越的百里屠苏却没有发现鬼面人已经将晕倒在一旁的屠苏连带着焚寂一并带走了。

 

 

 

#欧阳老板的本质其实就是金鱼叔叔吧!#

#楼上敬你是条汉子,一路走好!#

#楼楼上,一路保重!【甩白手帕#

#究竟谁捅的师兄!给我站出来,打不死你!#

#(❤´艸`❤)老板果然最爱囚禁play#

#楼上你节操呢!#

#师兄醒来伤好后要开启寻夫模式了么?#

#2333333让百里大侠情何以堪!#

#我的情敌就是我自己,谜之魔性#

#欢迎收看天墉频道,七点半黄金剧场之回山的诱惑#

#欢迎收看天墉频道,十二点午夜剧场霸道总裁爱上我之假想情敌#

#楼上丧心病狂!#

#说得好像楼上自己不看似的#

#所以,究竟是谁捅了师兄?#

#楼上,猜对有奖么?#

#并没有~#

#【手动再见#


评论(12)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