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这么巧,我也叫百里屠苏

第七章     脱缰的剧情

隐约的交谈声,马蹄声入耳,屠苏勉强睁开了眼睛,只见四面封起犹如一个箱子,只留下两个小窗,窗上挂有帘子,随着晃动透入些微的光亮,焚寂剑在他的身旁,阿翔也在,脚上绑了个小袋子还有一个信筒,旁边还放着一个剑鞘。

 

时间回到两天前,紫胤赶到案发现场时,硝烟已停,百里屠苏怀里抱着受伤的陵越,而欧阳少恭略微狼狈的站在一旁,他那多灾多难的小徒弟已经不见踪影,紫胤默默的叹了一口气,一切皆天意。

 

一行人回到天墉城,紫胤先帮陵越疗伤,百里屠苏则召来阿翔去寻找屠苏的踪迹,还附上了路观图一份和银两若干,还有让阿翔嗷了一路的焚寂剑鞘,这一世因为自己的出现扰乱了事情的发展,陵越并没有来得及去寻灵铁打造剑鞘,于是便只好用前世的顶替上了,想起前世自己初下山那懵懂无知的样子,真是往事不堪回首。只不过,那路观图也只是画了个大概,根据事情的不可违逆性,大概也能猜到屠苏下一站会是琴川,只是时隔已久,他如今来回又是采用御剑之术,路上的标志都不甚记得,百里屠苏望着阿翔远去的背影默默的祝福屠苏能找到回来的路。

 

陵越的伤势虽没有前世那么重,却也是不轻,老老实实的在床上躺了两天,虽然知道了百里屠苏的安排,心里总归还是放心不下,第三天便想要下山去寻找屠苏。

 

“师兄还是多休息几天为好,屠苏那边,掌教真人已经派其他弟子前去寻找,相信很快就有消息回传的。”百里屠苏按住想要起床的陵越,板着脸说道。

 

“可是屠苏从未下过山,对于山下的人情世故和环境道路都不熟悉,我担心他...”被人骗,这三个陵越实在不好意思当着百里屠苏的面前说出口。

 

“师兄是不信我?”一语双关。

 

“当然不是。”陵越有些尴尬,“只不过今时不同往日。”

 

“师兄,人要成长,总是要经过一番历练,护得了一时,能护得了一世?更何况,屠苏不想一辈子让人保护,屠苏也有想要保护的人。”

 

陵越一时说不出话来,也是,总要放手的,屠苏已经长大了,不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的孩子了,他有自己的想法,也有了想要保护的人。

 

见陵越呆愣的样子,百里屠苏心里猜了个大概,“师兄,屠苏想保护你。”

 

陵越听着百里屠苏认真到不行的语气有些好笑,这分明还是那个拉着他的袖子,声音稚嫩却坚定的说着‘我长大后要保护师兄和师尊’的孩子,陵越心里甚是欣慰,他没有白疼这个师弟,“我是你的师兄,理所应当是我保护你才是。”

 

“时间会证明一切的。”

 

阅读完信件,收起路观图和银袋,将焚寂套上剑鞘并绑在背后,百里屠苏合上双眼静候时机逃脱,不知道师兄现在怎么样了,信里只草草提到无性命大碍,不过有他在,应该无事。

 

从白天到黑夜,一路上没有停止的马车终于停了下来,驾车的两人招呼着客栈的小二准备房间安置马车,两人才掀开车厢的帘子便被百里屠苏击晕了,待小二从客栈出来准备牵马车去停放只见方才的二人已晕倒在车厢里。

 

夜色茫茫,除非很熟悉路况,否则并不适合赶路,而初出茅庐闯荡江湖的骚年屠苏师弟显然并不知道这个道理,于是他迷路了,在琴川的郊外,面对到处都一模一样的树木花草,路观图这个时候比废纸还不如,幸而兜兜转转间出现了一间破庙,老天还算厚道。

 

 

 

 

#屠苏少侠表示,自己坑自己好玩?#

#百里大侠真的是时隔已久忘记了路线么?【手动dogo#

#欧阳老板当了一次背景板,不够三秒#

#楼上泥垢,是想吃仙芝溯魂丹了么?#

#破庙,好艳遇的地方⁄(⁄ ⁄•⁄ω⁄•⁄ ⁄)⁄#

#我似乎嗅到了什么味道!!!#

#聊斋志异走起!#

#楼上你走错片场了#

#师兄和百里大侠这是要成了的节奏!!#

#跪求洞房花烛夜!#

#下一章:天墉志异之小越#

#小越是什么鬼!楼上过来,保证打不死你#


评论(9)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