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苏越】这么巧,我也叫百里屠苏

第十一章           三人行第一次谜之大和谐

‘苏苏’二人组回到方家又是一番鸡飞狗跳,跳得最高的当属方兰生。

 

“一个木头脸就够让人郁闷的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啧啧...”方兰生围着二人啧啧称奇,连先前缠着陵越要修仙都忘了。

 

百里屠苏望着方兰生倒是有几分怀念的神色,方兰生狐疑的看着他,“欸,木头脸的大哥,你怎么这种眼神看我,好像我已经...已经什么了似的!”

 

百里屠苏有些尴尬的转移视线,这也不能怪他,毕竟等他活过来,所有故人皆已离去了,如今能重见,心里自然是感概的,于是表情就没能控制好,倒是有点在缅怀故人的意思。

 

方兰生性子本就自来熟,见此刻百里屠苏不搭理他,他也不介意,自己又蹭过去道:“我也总不能一直喊你木头脸的大哥,木头脸的大哥,这样吧,我就跟晴雪一样叫你苏苏。”

 

风晴雪在一旁还没来得及抗议,百里屠苏先一步拒绝了他,“不用,你直接喊我名字就好了。”

 

“啊?那我喊他什么?”方兰生指了指一旁的屠苏,反正他不管,今天一定要坑到一个才行!

 

一旁的屠苏本来正安分的坐在陵越旁边努力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就怕被波及到,如今倒好,那人倒是直接把锅抛给他,少年屠苏眨巴着眼睛看着陵越,意思很明显。

 

陵越看着他们推来推去,倒是有几分意思,却也不愿意屠苏太为难,便道:“你便喊师弟屠苏大哥吧,横竖他比你大几岁。”

 

既然大师兄都开口了,自然没有人驳他的意思,欧阳少恭看他们也闹得差不多了,便开口道:“如今这名称事情说妥了,我们是不是该谈谈正事?”

 

于是众人又围着一起商量着翻云寨的事情,最后决定由方兰生扮成小姑娘和屠苏还有少恭一同先上去探路,这主意当然还是欧阳少恭出的。

 

翌日,梳妆打扮好的方兰生躲过方如沁跟着苏恭二人一同上山了。

 

“怎么样?我美吧?”刚走出方家大宅,方兰生没忍住又开始嘚瑟,真不知道昨天还死活不穿的人到底是谁。

 

屠苏撇开脸不说话,欧阳少恭微笑道:“嗯,好看。”

 

得到的答案还算满意,方兰生随即拍了一下屠苏的手臂,问道:“木头脸,怎么样?”

 

“还好。”

 

跟在后面的陵越看着方兰生的身影,不由得笑道:“这方家小公子倒是有趣。”

 

百里屠苏面色犹豫,“师兄,屠苏有一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陵越瞥了他一眼,“如果不当说又何必要说?”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啊!还真是没什么变化。”

 

好吧!知道自己又被师兄逗着玩了,百里屠苏有些无奈,“师兄的变化倒是挺多。”

 

大概是想通了一些事情。当然这句话陵越是不会告诉他的,“所以你有什么事情想跟我说?”

 

“兰生他......他是师兄失散多年的弟弟。”

 

陵越顿住脚步,看着百里屠苏的表情很微妙,半晌才说道:“我知道了。”

 

“师兄有何打算?”

 

“他现在这样子就很好,我看得出来方家二小姐待兰生如亲弟弟,他现在生活无忧又何必徒增他的烦恼。你也不要说。”

 

“......屠苏听师兄的。”虽觉得有些不妥,但向来师兄说的都是对的!所以百里屠苏自然没有说不的反意见。

 

“他们两个是怎么回事啊?大街上黏黏糊糊的。”方兰生一个转头就看到了苏越二人组正含情脉脉的对视,虽然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出来。

 

屠苏默默的往回走,挡在了两人中间,“师兄,你们怎么停下来了?”

 

陵越摇摇头,“无事,接着走吧!”

 

抵达山脚下百里屠苏却突然提出跟屠苏交换,便由屠苏和陵越守在外面接应。

 

三人组走到寨门口便听到守门的两人在讨论着李潘安要娶妻的事情,方兰生便和欧阳少恭搀扶着百里屠苏上前,以求医问药之名骗了两个守门的成功进寨,当然,方兰生的男扮女装亦是加分不少。

 

守在寨外的屠苏时不时的看看陵越,欲言又止。

 

好歹算是屠苏的半个保姆,屠苏尾巴一翘陵越就知道他想干嘛了,“可是有什么事情想问?”

 

见陵越都开口了,屠苏也不遮掩了,便道:“方才师兄与他谈了些什么?”

 

“你可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有个失散的弟弟?那个人便是兰生。”

 

屠苏愣了一下,又问道:“那师兄打算如何?”

 

“他现在这样就很好,你也不要说。”

 

“屠苏听师兄的。”

 

啊...不愧是同一个人,说话都是一样的,陵越如是感慨,又想起不过两日便是朔月,“屠苏,朔月将近,你可有哪里不舒服?”

 

这些日子喝了不少风晴雪的‘大补药’身体倒是感觉不到什么异动,便道,“暂无大碍。”而此刻风景还算优美,若不是蹲守在别人的山寨前就更好了,屠苏望着一旁的陵越默默的画着圈圈。

 

“屠苏,生死有命,逝者已矣,有些事情若是强行逆转,最后的结果也许不比从前更好。”

 

“...师兄都知道了?”

 

“嗯。”陵越叹了一口气,“待事情完毕,我陪你去一趟幽都。”

 

“师兄。”

 

前排需要眼镜吗?

 

正在炼丹的李潘安听守门的两人禀告,出来接见了三人组,此刻,没有见到方如沁并没有被方如沁所震撼的李潘安在守门小喽啰的吹鼓下,觉得娶方兰生当压寨夫人还是挺好的,毕竟此刻丹药实验已进入最后阶段,若是成功,他以后都不用以丑面目示人了,眼前这个小美人对着他现在的这幅脸皮还有什么不从的?当即便安排他们住下。

 

入夜,一身白衣飘飘的李潘安手拿着一支小兰花,去敲了方兰生的门,准备来一场花前月下,吟诗作对,然后顺便抱得美人归,不料美人没在闺房中,而后他听到一阵鬼哭狼嚎。

 

原是被他骗来服下玉衡炼制而成的丹药的人突然发狂,冲出了牢笼,还袭击了寨内的人,顾不上小美人,李潘安往前厅赶去,只见百里屠苏火莲在手,一道红光划过,刚刚还发狂的妖物尽数变为灰烬。

 

陵越和屠苏赶来相助,不消一会儿便压制住众人,李潘安看着受伤的寨内之人,愧疚不已,当即表示愿意改过自新交出玉衡和残卷,而之前他也没有真的伤害过那些姑娘,寨内受伤的人也帮着求情,此事便这样揭过。

 

回到方家已是第二日清晨,彻夜未归的方兰生被方如沁抓个正着,被揪着耳朵去训话,欧阳少恭表示他要研究残卷便也回房了。

 

整个大厅剩下陵越和两个百里屠苏,外带一个被留下看家兼掩人(方如沁)耳目的风晴雪。

 

简单的说了下事情的经过给风晴雪知晓,陵越又道:“先前已与师弟将玉衡调换,却不料练出来的丹药仍能有此药力,怕是玉衡又被换过来了。”

 

屠苏皱着眉,“此事是我们疏忽了。”

 

“如此看来,我们怕是早已暴露了。”

 

三人面面相觑,到底是他们想的太简单了。

 

 

#终极BOSS之所以称为终极BOSS就是因为他很强大#

#楼上又来强行凑字数了#

#给我来十副眼镜!加厚版!#

#三人行谜之和谐,我好感动!#

#楼上明明之前还唯恐天下不乱#

#楼上泥奏凯#

#为何会突然如何和谐?难道我苏苏二人组有奸情?#

#惊恐脸#

#惊恐脸+1#

#惊恐脸+10086#

#楼上三个快去吃脑洞紧缩丸!看清楚CP标明,苏越!#

#他俩最大的奸情应该是讨论该如何吃掉师兄#

#楼上,大写的服!#

写在最后,这篇文一开始就是打算让师兄弟好好谈恋爱的,所以会跟着剧情走个大概,很多故事线也会进行简化或者提前发生,所以有时候其他人的出场时间并不多...而不要忘了,我真的是个跳脱的逗比2333333

再次谢谢大家不离不弃

评论(12)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