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李子

陵越师弟【二】

说明一下,本文主题,欢脱+逗比,不走寻常路,所以出现的bug请无视吧!

师兄设定是五岁,后面会有少年老成,稳重的师兄,不过私心还是想让师兄再熊多一阵子。

屠苏的设定是十七岁,十七岁挂掉,复活后还是十七岁好了。

至于其他人的,大家随意~~~

============================================

4.抄经书

“师兄,对不起。”陵越站在百里屠苏的对面,声音嚅嗫,咬着嘴唇,手不安的绞着,要不是师兄违背掌门师叔的命令带他下山,师兄也不会被罚抄经书了。

“不关你的事情。”百里屠苏手中的笔停了下来,看着陵越淡淡一笑安抚道,满脑子却是,这样的师兄也好萌!看来,他还是没有白疼师兄的,百里屠苏心里有些安慰。

“那,我帮师兄磨墨吧!”见百里屠苏没有生气,陵越讨好的凑过去,拿起墨锭端坐在一旁磨墨。

看着如此乖巧的陵越小师弟,百里屠苏全然忘记了现在的陵越应该去思过崖面壁这件事情。

所以说,不愧是同门师兄弟,护短这项技能双方都是满满的!

入夜,早先乖巧磨墨的陵越从开始的偷偷打盹到现在光明正大的睡倒在了一边,百里屠苏无奈又好笑,最后还是去房里拿了件外套披在了陵越身上。

午夜时分,抄书累了的百里屠苏趴在桌子上就这样睡着了,而一早就睡了现在醒了并且很精神的陵越小师弟看着百里屠苏还没有抄完的经书,心里打起了小九九,本着帮助师兄的一片好心,却没想到办了坏事。

百里屠苏早先辛苦抄好放在一旁的经书被陵越不小心的手滑墨水洒了一大半在纸上,那画面简直不忍直视,陵越看了眼还在睡的百里屠苏,默默的将外套披在他身上然后靠在他旁边催眠自己,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没做,于是师兄弟两今晚很和谐的同寝了。

第二天一觉醒来的百里屠苏...

呵呵,师兄,我们友尽吧。

5.离那个甩发精远点!

今天的陵端二师兄依旧不遗余力的讨好陵越小师弟。

“陵端师兄,我有个问题想问你好久了。”陵越咬着陵端从山下带回来还热乎乎的肉包子,开始了每日的好奇课堂问题解答时间,显然今天的讲解师是陵端。

“你说吧!”陵端今日依旧痴汉(划掉)慈爱的看着软萌的小师弟。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甩发?芙蕖师姐说你以前不会这样的,现在这样子看上去好怪异,芙蕖师姐还让我离你远点,说是不要被教坏了,陵端师兄,你会教坏我吗?”

腮帮子一动一动的嚼着食物,闪烁着好奇光芒的星星眼,陵端会心一击,今天的血流量也清得很快嘛~但是,问题还是要回答的,而一向对芙蕖师妹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的陵端,第一次觉得芙蕖是猪队友。

“不会,我怎么会教坏你呢?你觉得师兄对你不好吗?看我每次下山回来都给你带好多好吃的好玩的。”陵端笑得非常的温柔,温柔中却透露出一股说不明的猥琐。

人说,吃人嘴软,拿人手短,于是小师弟很配合的应和了一句,“陵端师兄待我很好。”

“难道你不觉得像我这样甩发,很帅,很酷炫?”好似为了证明这句话的真实性,陵端特地伸手捋了捋额前的几缕发丝,然后向后一甩,还对着吃包子的陵越小师弟抛了个媚眼。

陵越被他惊得一呆,差点把手里的包子掉了下去,“陵端师兄,你眼睛不舒服?我觉得,要说很帅,很酷炫,还是屠苏师兄最厉害了!”

百里屠苏!又是百里屠苏!陵端心里冒火,面上还是挂着笑容,“不然小师弟你像我这样试试?一定会比那百里屠苏好看千倍万倍!”说完就准备伸出那罪恶之手,却是被人截了胡,百里屠苏及时赶到,一把将陵越抱起,还狠瞪了陵端一眼,释放出的冷气分分钟冻死人。

“师兄,陵端师兄给我带了好多好吃的!”对于现在紧张局势至若惘然的陵越小师弟,说话的同时嘴里还咬着一根糖葫芦。

......

真是让人想打架挑衅的心情都没有了。

“以后离陵端远些。”牵着肉呼呼,软绵绵的小手往玄古居走,百里屠苏很认真的进行着不知道第几次的嘱咐。

“知道了,师兄。”陵越同样进行着不知道第几次的回答。

6.阿翔的减肥课程

百里屠苏下山除妖了,陵越除了每日修炼必修的课程,其他时间闲得慌,正当他无聊的时候,一旁的阿翔引起了他的注意。

“阿翔,你最近又胖了!”陵越双手抱着阿翔,感觉像抱着一块大石头。

阿翔白了他一眼,明明是你自己没力气,爷这是威武霸气!

陵越最终成功的将阿翔从床上移驾到桌子上,他抹了抹额上不存在的汗,学着掌教真人老成稳重的样子,语重心长的说道:“阿翔,听芙蕖师姐的话,减肥吧!而且太胖对身体也不好,你总是被人当成芦花鸡。过一阵子,你要是飞不起来怎么办?”

“嗷呜!”阿翔不满的叫了一声,决定放弃代主人照看小主人的这一任务,它扑扇着翅膀准备去找百里屠苏诉苦,却被陵越一把扯住了脚爪子,然后万鸟之王的海东青,自认为十分霸气侧漏的阿翔,以一种极其扭曲的姿势非常丢人的摔到了地上,臣服在了小主人的淫威之下。

芙蕖师姐说,要减肥首先要节食。

“阿翔,吃饭了。”陵越端着阿翔平日里就餐的碗放到了他的面前。

这是什么鬼!阿翔嗷叫一声,碗里除了一小块肉,就是几片蔬菜,劳资是肉食者啊!肉食者!在陵越面前跳脚,嗷叫抗议无果的阿翔,忍辱负重的吃下了陵越精心准备的瘦身餐,它安慰自己,没事,等会儿它再去给自己捕食开小灶。

呵呵,事实证明,自己果然还是太傻太天真。

阿翔看着绑在自己脚上的一条小链子,觉得自己快要提前步入鸟道了,下一世我不要再做海东青了!

芙蕖师姐说,除了节食,还要多做锻炼。

“阿翔,不要太懒,快飞!”陵越扯了扯手里的链子,发出了清脆的响声。

阿翔深深的鄙视了他一眼,但还是很没有骨气的飞了上去转圈,陵越很满意,拿起一旁的书册便做起了早课上布置下来的课业,然后等到了特定的时候又把阿翔扯了回来了,让它休息了一会儿,又让它飞,如此重复。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半个月,百里屠苏终于回来了,阿翔也瘦了,憔悴了,它此刻站在窗边看着不远处团聚的师兄弟两人,心却如那迟暮的老人,耳旁仿佛还能听到有人在唱,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最后在百里屠苏的补偿下,阿翔还是长了肉回来,它也躲了陵越整整一个酷暑,直到小孩委屈的答应百里屠苏不再逼阿翔减肥。


评论(9)

热度(104)